段修斌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宇宙本原 - 段修斌首頁
“以中解馬”還是“以西解馬”,結果會大相徑庭
2019-07-24
字號:
    十八大以來,中央一直在強調“傳承優秀傳統文化”與“讀原著、學原文、悟原理”兩大問題,并深入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在這一思想指導下,前面一篇《再探中華系統論之基本結構與思維》與本文一起,意在通過“系統論之基本結構與思維”探究問題,這樣更便于發現問題并分析問題,從而達到“正本起源”的目的。

    前文曾予以特別強調,唯有我們的中華理論與馬恩的人類進化論才具有系統論之基本結構與思維,它們屬于世界文明史上的兩顆珍寶,但這兩顆珍寶卻都被厚厚的塵埃所覆蓋,唯有運用我們中華系統論思維才能為其拂去蒙塵再現輝煌。所以在最近幾文中都提到了西方的“哲學思維”問題,并探討其與我們中華思維本質的區別。更為慶幸的是,在搜索資料過程中竟然也找到了馬恩摒棄西方“哲學”的最直接證據,從而與我們運用中華思維解讀馬克思主義原理形成了最有力的相互印證。在此基礎上經進一步考究,便出現了原汁原味的馬克思主義與二手馬克思主義的問題,由此它便成為了本文探討的主題。

    這一主題其實很不好寫,因為它對我國教科書所授“馬克思主義原理”存在一個怎樣“提純”并“撥亂反正”的問題,作為草根深感這個題目過大,并且存在“觸犯眾怒”之險,而如果對一些敏感問題繞過去避而不談,那會不利于“正本清源”,況且隨著探究的深入,這一問題也已是避無可避,不得不犯險直說。

    “二手馬克思主義”對我國學術理論界影響巨大,其事實上就屬于我國一直都禁而不絕的“本本主義”問題,本文意在從本根上對其深挖原因,其結果會令人震驚。

    一、原汁原味的馬克思主義與二手馬克思主義

    根據前文所述“馬恩的人類進化論”,說明馬克思主義與我們中華思維是相通的,但在查閱資料中卻發現,馬恩的真實思維與網絡資料和教科書所介紹的馬克思主義原理卻存在著很大的區別,尤其是“馬克思主義哲學”問題再度引起了自己的關注。

    (一)原汁原味的馬克思主義

    根據對宇宙自然和人類社會運動實際的考察,在前文中曾得出對馬恩“唯物論”與西方“哲學”的基本看法,即:1)要“唯物”便無法“哲學”,而要“哲學”也無法“唯物”,2)“哲學”由于其“抽象”的“邏輯思維”所限,形不成理論的“基本結構與思維”,這是根據我們中華順序運動思維分析西方理論所得出的基本觀點。但在搜索資料中卻發現,馬恩兩位偉人其實早已經發現并解決了這一問題,也早已將他們所創立的“唯物論”與“哲學”劃清了界限,由此而對兩位偉人更加敬佩不已。

    馬恩的“唯物論”一直在摒棄“哲學思維”屬于事實,其與我們從教科書中所學到的基本知識存在著很大的不同,請看馬恩自己的原話:

    (1)【我們僅僅知道一門唯一的科學,即歷史科學。歷史可以從兩方面來考察,可以把它劃分為自然史和人類史。但這兩個方面是密切相連的,只要有人存在,自然史和人類史就彼此互相制約---《德意志意識形態》,馬恩作于1845-1846年?!浚R恩一直在運用唯物史觀思考問題,并將學科清楚劃分為“自然史和人類史”,即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并沒有將“思維科學”與其并列)

    (2)【現代唯物主義都是本質上辯證的,而且不再需要任何凌駕于其他科學之上的哲學了---《反杜林論》,恩格斯作于1876年9月~1878年6月?!浚R恩早已發現,“哲學”屬于 “凌駕于其他科學之上的‘形而上學’”,而只要一“唯物”,它便會現出其脫離“本質”的原形,這說明兩位偉人思維的深邃,更說明其“現代唯物主義”與哲學的本質區別)

    (3)【……這樣,對于已經從自然界和歷史中被驅逐出去的哲學來說,要是還留下什么的話,那就只留下一個純粹思想的領域:關于思維過程本身的規律的學說,即邏輯和辯證法---《路德維?!べM爾巴哈和德國古典哲學的終結》,恩格斯作于1886年?!浚ㄋ^的“邏輯和辯證法”,指的就是現在的“思維科學”,而“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這種“純粹思想的領域”與“唯物論”是格格不入的,它屬于“唯心論”,馬恩一直在與其進行著激烈的斗爭。由此說明,西方“哲學”早已經在馬恩的批判中壽終正寢了)

    (4)【自然研究家由于靠舊形而上學的殘渣還能過日子,就使得哲學尚能茍延殘喘。只有當自然科學和歷史科學本身接受了辯證法的時候,一切哲學的廢物--除了純粹的關于思維的理論以外--才會成為多余的東西,在實證科學中消失掉---《自然辯證法》,馬恩從19 世紀40年代年代就在思考這一問題,1896年發表了其第一篇論文《勞動在從猿到人轉變過程中的作用?!浚ㄟ@里所說的“辯證法”,顯然屬于“自然辯證法”,并非屬于黑格爾那種“辯證法”)

    事實勝于雄辯,由以上馬恩本人的原話說明,他們一直都在對西方“哲學”進行著批判,并長期與之進行著斗爭,最終的結局證實,“哲學”屬于“凌駕于其他科學之上的…多余的東西”,并“從自然界和歷史中被驅逐出去”了,這說明馬克思主義原理中并不存在“馬克思主義哲學”一說。

    而“純粹思想的領域(即邏輯和辯證法)”或“純粹的關于思維的理論”,則在對其的清算中似乎還有欠徹底,而根據“唯物”與“唯心”的矛盾,其“純粹思想”事實上屬于“哲學思維”的“殘渣”。所以,根據“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原理,“純粹思想的領域”是不存在的,其事實上也早已被馬恩的“唯物論”所徹底清算了。

    這就非常有力地說明,馬恩的“唯物論”并不屬于“哲學”,而且與其存在著本質的矛盾與區別。

    盡管馬恩宣布了“哲學終結論”,并且態度非常堅決,而我國教科書中卻仍在極力宣揚“馬克思主義哲學”,從而出現了咄咄怪事。

    (二)二手馬克思主義

    兩位馬克思主義創始人明明一直在反對“哲學”思維,而我們的教科書卻一直在極力宣揚“馬克思主義哲學”,并且將其置于“馬克思主義三大組成部分”之首,究竟是原汁原味的馬克思主義正確,還是二手的“馬克思主義”正確?這不能不引起人們的深思。

    1、我國教科書傳道授業的“馬克思主義哲學”似乎是攢出來的。通過對照網絡資料與“馬克思主義哲學試題”,它們兩者基本相同,為方便起見,我們先參考一下網絡中“馬克思主義”詞條的資料介紹:

    【馬克思主義(百度百科):馬克思主義,英文是Marxism,是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系的簡稱,是關于全世界無產階級和全人類徹底解放的學說。它由馬克思主義哲學、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和科學社會主義三大部分組成,是馬克思、恩格斯在批判地繼承和吸收人類關于自然科學、思維科學、社會科學優秀成果的基礎上于19世紀40年代創立的,并在實踐中不斷地豐富、發展和完善的無產階級思想的科學體系?!?br />
    這是對“馬克思主義”介紹的第一段,也是對其的基本概括,反映著我國學界長期以來對馬克思主義的基本理解與闡釋。

    自己曾努力搜索馬恩是否存在過將自己思維稱作“哲學”的原話,但一直沒能找到確切的資料,倒是考茨基給提供了旁證,如:【馬克思沒有宣布一種哲學,而是宣告了一切哲學的終結】。有的學者也對此表達了看法:【實事求是的講馬克思沒有哲學專著。為什么他不寫一部哲學專著呢?因為哲學是形而上學,馬克思不愿意制造形而上學。那么馬克思主義哲學又是怎樣產生的呢?那些馬克思主義理論“精英”們從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系中抽出一些概念使其教條化,由此便產生了所謂“馬克思主義哲學”?!窟@就更加證明純正或原汁原味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并不包括哲學,而我們教科書所傳授的內容則屬于二手的馬克思主義。

    當然,并不排除馬恩在與那些哲學家們的論辯中曾使用過“哲學”概念,也曾論辯過西方“哲學”所探究的一些問題(如《反杜林論》),但不能因他們曾運用過“哲學”概念并參與討論過“哲學”問題就將其攢成“馬克思主義哲學”,并且還將其置于“馬克思主義三大組成部分”之首,這種“代勞”或“勤快”未免有些太過分也太“自作多情”了。

    通過馬恩的原話與以上網絡中“馬克思主義”詞條的比對,另一個基本的問題也反映出來了,馬恩對科學的基本分類是“自然史和人類史”或“自然科學和(人類)歷史科學”,并未將“思維科學”與其并列,而我國學界卻將“思維科學”也硬生生塞進了馬克思主義之中,并運用西方思維在解讀并闡釋馬克思主義,出現了明確的“以西解馬”現象。

    非但如此,甚至還有學者論言,“借助經驗自然科學的進展拒斥哲學是虛妄的”,由此而對馬恩的“哲學終結論”進行批判。

    2、教科書所闡釋的“矛盾”很外道??季狂R恩兩人所談“對立統一規律”,其基本與我國的“矛盾分析法”相類似,而矛盾的雙方屬于很典型的“雙相運動”,具有著很強的對稱性,說明兩位偉人都在非常嫻熟地在運用著唯物論思維。而我們的教科書卻一直將“生產力與生產關系”闡釋為“社會基本矛盾”,顯然帶有西方哲學和“攢”的味道。

    (1)“生產力”指的是人類改造自然的能力,屬于人與自然的矛盾。它屬于人與自然界形成的對立統一關系,其屬于經濟學范疇。

    (2)“生產關系”指的是人與人之間的矛盾。它屬于在生產活動中人與人之間所發生的關系,其屬于人文科學范疇。

    很顯然,人與自然之間的矛盾與人與人之間的矛盾不屬于同類矛盾,不可以將其作為直接的對立統一關系或雙相矛盾運動來對待。當然,“生產力與生產關系的矛盾”也的確存在,但它顯然屬于一種在人與自然矛盾基礎上所發生的人與人之間的關系,一個屬于經濟學,而另一個則屬于人文科學,它們屬于間接關系,并非直接關系。它們這種間接關系屬于“普遍聯系”中的問題,而不屬于基本矛盾關系,否則會混淆對基本矛盾的闡釋與思考,何況《在馬克思墓前的講話》中,恩格斯已將“吃、喝、住、穿”非常清楚地闡釋為“基礎”,說明人與自然的矛盾才屬于“社會基本矛盾”。

    所以,通過運用中華矛盾思維解析我國教科書所闡釋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就很明確的反映出其屬于“以西解馬”范疇。即便馬恩著述中存在著諸如“生產力與生產關系的矛盾”和“階級矛盾”等,也需要在其中國化的移植過程中將其轉化為我們的中華思維,否則就會偏離馬克思主義原理,甚至會出現“南轅北轍”現象。

    3、與躉來的“以蘇解馬”教科書可能有關。大家知道,中華文明在世界文明史上獨樹一幟,傲立群雄,主要原因就是其系統論及其思維,而前蘇聯則基本隸屬于歐洲,其文化和思維也側重于西方,所以,其在向中國傳播“以蘇解馬”的馬克思主義問題上,也應該注意其中國化移植問題,不應照單全收。

    據考察,我國教科書一開始是照搬前蘇聯的,其存在的問題最終還是得追究到文明與文化之根上。這個問題不必細究,只要知道其在理解馬恩學說方面,因其缺失系統論及其思維的基本結構,并對我國教科書和學界曾形成不利影響就可以了。事實也非常有力地證實,前蘇聯垮掉了,歷史已經給出了最為明確的答案。

    4、西方“哲學”難以產生系統論基本結構或骨架。前文曾分析了系統論的基本結構是“基本矛盾+特殊矛盾”,意味著宇宙時空+物質運動時空構成了四維運動時空,并且特殊矛盾以基本矛盾運動為基礎,從而構成了宇宙和人類社會“絕對運動+相對運動”的系統運動。而西方“哲學”則是由物質“抽象”所產生,由此就決定了其時空只能限于三維之中,并且也決定了其“時空”是靜止不動的,難以產生系統論“基本矛盾+特殊矛盾”之基本結構和思維,更難以反映宇宙和人類社會“絕對運動+相對運動”的系統運動,其理論體系難以反映宇宙和人類社會存在與運動的真實。由此判定,西方“哲學”屬于由有神論變形而來的偽論,這毫無疑問。

    以上這些證據都非常明確地說明,“哲學”和“思維科學”是“那些馬克思主義理論‘精英’們”硬塞給馬克思主義的一些私貨或“假冒產品”,從而使其被摻進了太多的水分,致使其純潔性被嚴重污染(很需要一番“提純”處理)。其在闡釋中先介紹西方思維,讓人們首先運用西方思維思考馬克思主義原理問題,這樣一種直接的后果是,在我國所普及的馬克思主義教育中,便出現了大面積的誤人子弟現象,由此而導致我國的本本主義一直都“長盛不衰”。更為嚴重的一種后果是,西方哲學還“狐假虎威”,堂而皇之地被植入了我們許多國人的頭腦,為西方對我國的“文化殖民”開辟了一條綠色通道。

    (三)馬恩思維在“脫虛向實”,而我國本本主義則“脫實向虛”

    根據資料介紹,西方“哲學”一開始是“解釋宗教的形式存在”的,其從宗教中分離出來后,它與“科學渾然一體”?!镜搅伺`社會中期,數學、天文學和醫學等具體科學成為一門門獨立的科學,從哲學中分化出去了。哲學的研究對象縮小了,并具體化了,在哲學內形成了各種具體的哲學學科:本體論、認識論和邏輯學?!S著資本主義社會的確立,產生了近代實證科學,各門具體科學紛紛從哲學中獨立出去,獲得了突飛猛進的發展,哲學研究對象又縮小了?!?br />
    由此說明,西方哲學從宗教神學中分離出來后,曾經歷了一個由盛而衰的運行過程,目前其即便在西方理論中也正在走向式微。事實上,通過馬恩的批判與斗爭,西方哲學在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系中早已經“從自然界和歷史中被驅逐出去”了。

    根據這段資料介紹,還請大家注意一個事實,既不但“哲學”是從西方“宗教中分離出來”的,而且其“科學”也是間接從西方“宗教中分離出來”的,它們的總根子都牢系于宗教神學。所以,宗教神學屬于西方思維之根。

    馬恩以上幾句原話事實上已總結出了他們與西方那種唯心論哲學斗爭的整個過程和結局,也闡述了他們思維“脫虛向實”的運動過程,由兩位馬克思主義創始人介紹西方“哲學”壽終正寢的結局應該是最為真實可信的。

    實話實說,要不是也對宇宙和人類社會誕生與進化的實際進行過考察,自己不會對馬恩的“現代唯物主義”與哲學的區別問題這樣敏感,也不會對馬恩以上這些原話產生這樣深切的體會,更不敢冒著“觸犯眾怒”的危險敢于對我國教科書存在的問題直言不諱。

    本來,自己想另行起草一文談談這一問題,并搜集了一些資料,也起草了一部分內容,但既然有了馬恩以上這幾句原話,并且還那樣一針見血,自己再那樣做就有些班門弄斧了,干脆將自己考察的初步結果直接放在這里供大家參考,以便我們進一步共同領悟兩位偉人“唯物論”的深意。

    【根據考察,馬恩思維自身存在著“唯物辯證法(強調唯物)→自然辯證法(對西哲徹底突破并萌生新思維)→歷史唯物主義(唯物,含剩余價值學說和科學社會主義)”這樣一條明晰的線索,而運用中國一個詞匯予以表達就是:“脫虛向實”,由此馬恩思維就在發展中將自己從西方哲學中徹底剝離了出來。所以,1)“自然辯證法”雖然含有“辯證法”三個字,但它事實上已經不屬于西方那種形而上學的哲學,而是具備了理論之“基本矛盾+特殊矛盾”基本結構雛形,2)“歷史唯物主義”也不屬于西方哲學,它們事實上已經完全突破了西方思維的禁錮,使其理論研究徹底驅散了宗教神學和哲學的陰影,實現了西方理論和思維的歷史性跨越。由此,“自然辯證法”與“歷史唯物主義”結合在一起,便具備了系統論之完整的“基本矛盾+特殊矛盾”基本結構,從而與我們的中華理論和順序思維走到了一起(這也是前文著意提煉系統論之“基本結構與思維”的用意)?!?br />
    以上考察說明,“哲學”不但在西方學術界正在走向式微,也早已被馬恩思維所拋棄了。然而我國學術界現在一種奇怪的現象則是,許多學者卻一直在抱著“茍延殘喘”的西方“哲學”戀戀不舍,在對馬克思主義的學習中反而在向“脫實向虛”方向發展,其越學越“黑格爾”化,越學其思維越“哲學”化和西方化,不但對西學盲目“跟風”跟錯了方向,所走的更是一條與馬克思主義發展的背道而馳之路。

    (四)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需要“提純”并“撥亂反正”?

    前文中已經有所交代,近代以來世界文明史上兩大劃時代事件:宇宙大爆炸和馬恩的人類進化論,通過其相互印證,它們都屬于四維時空的順序運動,并且分別形成了宇宙系統論和社會科學系統論(即“哲學社會科學”),也各自具有自己“基本矛盾+特殊矛盾”的基本結構,由此,它們便共同證實了我們中華系統論的真實性與合理性。

    這反映出一個基本的事實,即宇宙大爆炸理論和馬恩的人類進化論,它們與我們古老的《易經》系統論在思維和理論的基本結構上存在著統一性。這是由近現代科學事實所證實了的,具有著充分的科學依據,非常真實可信,并非人為規定,更不是拼湊或“攢”出來的。

    為考察這些問題,自己又重新拜讀了一些“哲學”資料,雖然都洋洋灑灑長篇大論,但基本都很難談清楚“唯物論”與“哲學”的本質區別問題。這也難怪,因在當初探究“唯物論”時還沒有產生宇宙大爆炸理論,那時西方科學界普遍都認為宇宙的本質是物質的,而通過物質的本身則很難產生宇宙的四維運動時空,更難以真正解決宇宙的“本原”問題,但馬恩的思維卻在向著“本原”發展。尤其是其人類起源論和唯物史觀,已經明白無誤地探究出了人類的本質及其不斷進化的歷史脈絡,從而徹底解決了人類社會的“唯物論”問題。通過運用我們中華系統論的順序運動思維,使其產生了完整的“人類進化論”。

    “唯物主義”在西方被劃分為“哲學”范疇,而在我們中華語境中,因我們自古就沒有“哲學”,從來不需要“抽象思維”,而是直接闡釋宇宙的本質,所以在對“唯物主義”移植過程中,就需要先確定宇宙和人類社會的本質,順序將其轉化為我們的矛盾運動和思維。

    由此在對馬克思主義的解讀中便出現了兩種截然不同的結果,運用我們中華的順序運動思維解讀馬克思主義,它便產生了“人類進化論”,并沿著人類進化的歷史軌跡不斷向前運動發展,而運用西方哲學思維解讀馬克思主義,則僅僅停留于“階級矛盾”文字表面,難以讀出其真義。而這兩種解讀的結果卻是大相徑庭,其結果更是觸目驚心,蘇東等幾十個社會主義國家則難以突破西方思維的禁錮,又都回流到資本主義行列之中去了。

    二、“穿新鞋走老路”難以走通中華系統論之路

    通過以上考察說明,我們所讀到的“本本(如網絡資料和教科書)”是被人摻了水分的,由此,在我們對其的解讀中,既需要“提純”,也需要對其進行“撥亂反正”。

    在改革開放之初我黨所提出的“解放思想”問題,并不只是管用一時,而是會貫穿改革開放整個過程。在此基礎上,我黨又提出了“讀原著、學原文、悟原理”和“從0到1”基礎研究課題,這為“理論創新”更進一步解放了思想,也為防止“穿新鞋走老路”提供了政治與理論指導。

    (一)繼承“本本”既需要放得開也需要收得攏

    前文提到,“馬恩的人類進化論”是由“人類起源論+歷史唯物主義”統合在一起系統化后所得出的結果(對此沒人能提出反駁意見)。而深究起來,這個問題會牽涉到一系列問題,其首先遇到的障礙仍然是“本本主義”。

    然而,運用馬恩的人類進化論和大爆炸所反映出的系統論基本結構和“從0到1”順序運動邏輯,為克服本本主義或教條主義提供了可靠的依據。

    1、我國學界難以克服的本本主義。本本主義或教條主義,這在我國理論生態中一直都屬于一個非常難以克服的老大難問題,它就像韭菜一樣,割了一茬又會緊跟著長出新的一茬,總也割不完,總在干擾著我國革命與建設的順利發展,其根子除以上所提被摻了水分需要“提純”外,主要在于學術界缺失我們自己的理論,更沒能將“本本”轉化為我們自己的理論和思維。

    通過以上考證說明,我國學界在對馬克思主義原理的解讀中存在著某種重大的誤讀誤解之嫌,也需要來一場“撥亂反正”,并且這場“撥亂反正”對解決“真懂真信”的問題至關重要。

    下面從我國的政治和社會實踐方面再進行一下探究,也會繼續進行一些必要的考證,還會逐步涉及本本主義問題。

    2、政治與社會實踐提出的要求。做學術與搞政治的視角不同,前者一般都是在一些學術問題中跋涉,而后者則站位很高,能夠統攬全局,并能夠從高處看待學術問題,在此先參考一下我國一些政治家所發現的問題。

    我們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在我國改革開放事業中具有特別重要的意義,其“解放思想,堅持實事求是,一切從實際出發,理論聯系實際”,一直屬于我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的思想路線。為此,鄧小平更是著重強調:“一個黨,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如果一切從本本出發,思想僵化,迷信盛行,那它就不能前進,它的生機就停止了,就要亡黨亡國”。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這句有關“本本”的話語依然錚錚在耳,然而長期以來,我國有些人們不但將《易經》、道學和儒學搞成了宗教,也將馬克思主義搞成了某種類似的宗教,本本主義或教條主義依然盛行,這仍屬于我國理論發展中需要繼續逾越的一大障礙。

    據網絡反映,我國有些學者仍在沿著“哲學思維”這條路向前走,張口閉口離不開“哲學”,許多高校的專家教授也仍然在這樣傳道授業,在對待“本本”的問題上,感覺其在“解放思想”問題上仍有些拘束,在學術探討中也有些放不開,借此再談點看法供參考。

    “解放思想”首先在于解放思維。自己在前文中就曾強調過,中國自古就沒有哲學,運用西方哲學來解構并“重新詮釋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自己不太贊同這種“削足適履”或“緣木求魚”的做法(雖然早期自己也曾這樣)。再說,中華系統論本身就自帶基本矛盾的縱向運動與特殊矛盾的橫向運動,并不需要在其上方再罩上個“哲學”指手畫腳,這是非常明確的事實,如果非要“畫蛇添足”,那完全沒有必要。所以,將馬恩思維與西方哲學不加區分攪在一起,盡管再使勁也沒有出路,遠不如我黨的一句“實事求是”來得實在,中國改革開放和特色社會主義建設的歷史已經給出了答案。

    在對待“本本”的問題上,我們民間贊同并擁護總設計師和現在中共高層的做法,既參考“本本”,又不迷信“本本”,而是“實事求是,一切從實際出發”,并由社會實踐予以檢驗。所以,“破除迷信,解放思想”,現在仍屬于一個現實問題。

    對于專家學者們的觀點和顧慮,其實作為老百姓我們并不是不清楚,無非是擔心超出“本本”會影響我們黨的執政基礎和其在老百姓心中的地位問題,對此我們也心知肚明。但改革開放和中國的特色社會主義建設,一開始就是從“解放思想”并反對“一切從本本出發”起步的,而通過這些年來我國的高速發展和所取得的一系列成就,說明這樣做對了,中共在老百姓心中的地位不是降低了,而是提高了,中共的執政地位更加穩固了,事實已經說明了一切。

    如果專業研究不能讓黨和老百姓信服,應該是存在問題的。所以,建議不必太過于讓“本本”所束縛(何況其還需要“提純”),如果“一切從本本出發”,太過于受其束縛,或者說“護主心切”,反而會適得其反,適度才好。在對待“本本”問題上,我們的淺見是,既需要放得開,也需要收得攏,這樣才能夠收到好的效果,我們在草根網辯論中也這樣進行過嘗試,效果很不錯,曾辯得那些反馬列或歪解馬列的人們不敢照面,它為專業研究也提供了一種別開生面的參考和思路。

    (二)再談馬恩的人類進化論

    要說對于馬克思主義的領會和理解,我們后人沒有人能超過恩格斯,因為他是馬克思主義的創始人之一?!对隈R克思墓前的講話》中,恩格斯歷數了馬克思兩大歷史功績:1)“發現了人類歷史的發展規律(即‘歷史唯物主義’)”,2)“發現了現代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和它所產生的資產階級社會的特殊的運動規律(即‘剩余價值學說’)”,恩格斯對馬克思歷史貢獻這樣評價既準確又客觀公正。但在此需要特別提請注意,在對馬克思歷史功績的總結中,恩格斯并沒有提到“哲學”問題,這就與上面馬恩原話中對“哲學終結論”的觀點完全相符了。同時,它為我國對馬克思主義的“提純處理”提供了重要依據,

    恩格斯一直都很謙虛,他并沒有將由自己創立并得到馬克思贊許的《自然辯證法》突出為馬克思主義理論的重要組成部分,而事實上“自然辯證法”對西方哲學思維實現了徹底的突破,并在革命中發揮了很重要的作用,它拋棄了黑格爾辯證法和西方哲學的“抽象或邏輯思維”,將其從“形而上學”狀態拉回到了宇宙和人類社會存在與運動的真實之中,使其真正“唯”了“物”,其對西方科學與思維的這一歷史貢獻具有劃時代意義。恩格斯的《自然辯證法》,這也應屬于我國對馬克思主義原理進行“提純處理”的重要參考。

    深究起來,恩格斯的自然辯證法與馬克思的歷史唯物主義其實屬于一回事,或者說其是對歷史唯物主義的一種補充完善,比如《共產黨宣言》所涵蓋的歷史時空僅限于“階級社會”,而恩格斯的自然辯證法則通過《勞動在從猿到人轉變過程中的作用》一文,從人類起源與進化開始,對原有的“唯物史觀”給予了補充完善。由此,將恩格斯的“自然辯證法”與馬克思的“歷史唯物主義”合在一起,便構成了“馬恩的人類進化論”。

    所以,在“自然辯證法”對“階級社會”補充完善后,它便呈現出人類從誕生并進化至今的全部歷史,再從歷史的全視角看待“階級矛盾”問題,那就該另當別論了。

    (三)談談“低頭拉車與抬頭看路”問題

    以上考證結果與我們現在的教科書所闡釋的內容是不同的,它說明馬恩共同創立了綜合性的兩大學說:1)歷史唯物主義(含剩余價值學說和科學社會主義):“剩余價值學說”是用于對資本主義“政治經濟學”和政治體制進行批判的,具有明確的歷史階段性,而“科學社會主義”也是對于社會主義歷史階段的探索,也具有階段性,所以它們都屬于歷史唯物主義的組成部分。2)自然辯證法:根據馬克思主義的發展,其“辯證法”是從黑格爾那里繼承而來,前面曾冠以“唯物”予以特別強調,反映出馬恩思維在向“脫虛向實”發展的歷史痕跡,具有明顯的過渡性,而形成“自然辯證法”后,則意味著“脫虛向實”突破成功,并產生了真實的“唯物論”思維,尤其是其人類誕生與進化論,更具有“開天辟地”的歷史作用。所以,在對馬克思主義原理的解讀中,對此需要有個基本的把握。

    對于西方“哲學”問題,馬恩已通過“現代唯物主義”給予了揚棄,而對于“辯證法”,也已經由“自然辯證法”進行了替代,西方哲學與黑格爾辯證法已經成為了歷史的糟粕或垃圾。恩格斯之所以對自己的研究以《自然辯證法》相稱,應該含有將當時盛行的哲學和黑格爾辯證法“從自然界和歷史中被驅逐出去”和對“唯物辯證法”補充完善的深意,而我們許多專家學者卻在努力撿拾這種被馬恩所揚棄而“茍延殘喘”的糟粕為其招幡引魂,真是匪夷所思。請對照上面馬恩那幾句原話,看看是不是這樣?

    所以,在對馬克思主義的學習領悟中,就存在一個“低頭拉車與抬頭看路”的問題。如果低著頭一頭扎進“哲學”、“辯證法”和“資本”中出不來,并將馬克思主義努力往其中生拉硬扯,那就會出現“歪嘴和尚念歪經”的境況,把馬克思主義原理給搞得面目全非了。

    (四)馬克思主義“與時俱進”的問題

    我國文化雖然屬于無神論,但人們普遍“信書”,由此死讀書的問題,同樣也存在于馬克思主義的學習領會中。

    由于我國傳統科舉與“現代科舉”的原因,“吟經頌典”似乎成為了我國學界的一種通病,這固然與我國歷史上一直倡導“吟經頌典”有關,恐怕更主要的原因在于我們的教科書沒能將馬克思主義的發展原理解釋透徹。

    馬克思主義的本身就屬于一種不斷運動發展的理論,尤其重視歷史的縱向發展,比如其“自然辯證法”、“生產力與生產關系的矛盾”和“歷史唯物主義”,都在深刻而明白無誤地闡釋著歷史的縱向運動發展原理。

    所以,馬克思主義的縱向發展理念,不但闡釋著其“與時俱進”的鮮明特色,也從這個角度使我國學界追憶起了本土理論中那些最為寶貴的東西。本來,我國傳統理論和思維本身所闡釋的就是宇宙自然順序的縱橫運動,尤其是“陰陽”的縱橫運動,但在西學東漸中卻被我們自己給棄之不用了,現在馬克思主義原理卻在督促我們,需要將傳統理論中所遺失的那些寶貴成分再重新找回來,這已經有些對我們“耳提面命”的味道了。

    馬克思主義理論自身也存在著其縱向發展的問題,比如其前期所提出的“階級矛盾”既屬于社會運動現象,也屬于人與人之間的矛盾,而后期所論述“人性與獸性”對立統一的矛盾運動,它們之間就存在著很大的縱向運動跨越性,其既由社會現象深入到了人類誕生、存在與運動的本質,也從人與人之間的矛盾深化到了人與自然之間的矛盾(獸性屬于人的“自然屬性”),所以我們需要運用運動的觀點看待“本本”,不應將其搞成一成不變的宗教信條,否則就難以談什么“發展”。對此,我國的特色社會主義實踐闡釋得非常清楚。

    通過以上梳理可以看出,馬恩在探討社會運動發展中也是逐步深入的,在其前期論述中存在一些對“哲學”、“辯證法”和“階級矛盾”等的探討在所難免,我們應該運用運動的觀點辯證地看待這一問題,不能將其作為自己教條主義的借口。然而,現在的問題反映得則很明確,我國一些學者既想維護“本本”,又想突破并發展“本本”,既想抬腿邁步可又拔不動腿,使自己處于一種兩難境地,因為它們兩者是矛盾的。而事實上,正如馬克思主義本身的發展一樣,我黨領導的改革開放和特色社會主義實踐早已經沿著其發展方向向前大步跨出,從而在社會科學方面實現了跨越式發展,將馬克思主義發展到了一種新的境界。如果“刻舟求劍”繼續采取保守的做法,不能運用運動發展的觀點看待并運用馬克思主義原理,不但難以解釋我們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實踐,也很難整理出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科學系統論,東摘一句西摘一句拼拼湊湊很難說明根本性問題(發現許多學者一直在這樣做)。

    再比如“唯物論”概念問題,根據科學的發展,其為反對有神論而提出的當時是正確的,但宇宙大爆炸所反映的基本事實則出現了暗物質與暗能量這一新的存在,那就應另當別論了,它需要一種新的概念予以闡釋。若兩位偉人在世,他們也一定會將這種新的發現補充進自己的理論體系之中(他們一直都很關注科學進展),并給出新的概念,絕不會無視科學的發展與進步,同時他們也會恥笑那些“本本主義”者們過于迂腐。所以,我們需要繼承并發揚的是他們那種求真務實的精神和學風,而不應該將其論述當作宗教信條供奉起來阻礙其理論向前發展,那樣就違背了兩位偉人的初衷。

    怎樣將馬恩思維轉化為我們的中華思維,確實存在著很大的難度,我們民間一直在對其進行著積極的探索。前文中一直都在強調的“宇宙觀”和“人類觀”,其本身就是由“世界觀”分解而來,事實上它已經將馬恩思維轉化為我們的中華思維,既繼承了其“唯物論”的基本觀點,又將其從西方哲學中剝離了出來,并且將其分解為宇宙系統論和社會科學系統論,也使其各自的矛盾具備了“綱與目”或“基本矛盾與特殊矛盾”之別,與我們的中華系統論從本根上緊密嫁接在了一起,其合理成分由此而得到了進一步發揚光大,產生了更強勢的說服力。

    還有,探究中之所以一直在運用“從0到1”(或“0→歷史→現在”)順序運動邏輯,因為它屬于我國傳統的一種思維邏輯,也屬于馬恩人類進化論的運動邏輯。雖然它也屬于“思維邏輯”,并且與西方的“邏輯思維”似乎正好對仗,但其與西方哲學不屬于一回事,前者屬于歷史時空在基本矛盾推動下不斷運動的四維思維,是“唯物”的,而后者則屬于歷史時空一直處于靜止中并以物質為基礎形成形而上學的三維思維,是“唯心”的,它們的“時空”一個在運動而另一個則靜止不動,存在著本質的區別,所以不能將其與西方哲學劃等號。

    所以,“以中解馬”還是“以西解馬”,其結果會大相徑庭,它不但會影響對中華文明和馬克思主義歷史的闡釋,也會影響其發展的未來,更會影響我們特色社會主義的“四項基本原則”和“四個自信”,希望這一問題能夠引起大家的高度重視。

    以上所談較為坦率,不妥之處,歡迎大家批評指正。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 我認為,東方文化、老子道學以及西方文化、馬克思理論等,是認識論層次上的表現形式,而所揭示的“道”和“真理”是本體論層次上的客觀存在。我們學習和研究老子道學、馬克思理論等,只是學習和掌握方式方法,最終目的是更全面更深入地認識和把握客觀存在的自然法則本身,自然法則“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對東西方人來說都是相同的客觀存在。
    2019/8/13 17:25:45
  • 3樓好;我在研究前人為什么要用手指著太陽?而不指著月亮?是不是也沒有意義?
    2019/7/28 21:55:21
  • 前人 用手指著“太陽”,告訴你那是“太陽”。結果你不去研究“太陽”,而去研究前人的“手指”。有意義嗎?
    2019/7/28 20:51:56
  • 后世不忘前世之史,當年師馬晉朝過后,直接導致五胡亂中華?,F今馬司的看來也能夠未必做到。
    2019/7/25 20:27:55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1955年生于山東惠民縣,1971年高中退學在農村做了近1年的8分工農民和3個月的合同工,1972年12月入伍,1984年通過在職學習獲取部隊“南京外國語學院”英語大專學歷,1992年轉業到“濱州外貿食品公司”,1997年下崗四處打工,2004年創辦企業,2005年“因病退休”。因文革期間沒能掌握相應的基礎知識,所以在養病期間便自學生物學等自然科學,想搞懂搞通一些問題,由此發現一系列矛盾,便順著矛盾一直追到了宇宙觀與方法論。由于是自學,從未在正規雜志發表過文章。所以,在草根網開博(或許是不知深淺)也算是自己拜師學藝。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8042572.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有人说跟会赚钱人认识变更优秀 河北排列7开奖数据 安徽快三选号技巧 开滦股份股票 甘肃快三技巧与计划 pk10软件下载 979彩票安卓app 炒股技巧 中国福彩深圳风采单式 极速赛车技巧图解 中国期货市场监控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