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巖林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中華之道 - 王巖林首頁
“農民起義”導致王朝更替說,無視了一個基本的事實!
2020-09-09
字號:

    王巖林:@愛愛? 還有一個事情,你前邊提到農民起義帶來王朝更替的問題。

    對此,我也想請各位思考一個問題……真的是農民起義嗎?有幾次是真正種地的農民組建軍隊、最后奪權當了皇帝的?

    慈天元:說到起義的問題,我又要拋出知識階級這個概念了。因為每一次農民起義,都有知識分子在起信息導向作用。任何一次農民起義,都有所謂的軍師,軍師雖然是極少數人,但是它起到的作用卻是關鍵性的。

    愛愛:中國傳統社會經濟的特點,確實帶來人們生活環境的不穩定性,易制造出流民。

    慈天元:基本上軍師的水平也就決定了農民起義成敗的一個走向。當然這也和大當家的水平是直接關系的。

    愛愛:而所謂軍師,也多產自破落的地主階級家庭。

    慈天元:于是,我們就看到這里面存在領導、群眾和專家的三元互動。群眾作為革命的主體是沒有疑問的,但是如果僅僅有群眾的參與而沒有專家維和領導維的提升,那么這個是注定要失敗的。

    愛愛:在中國傳統社會,農民是不穩定的,地主的地位一樣不穩定。

    慈天元:這個和世界的量子基礎是有直接聯系的。佛陀對此有感悟,他說諸行無常。也就是測不準原理的另一種表述方式。只不過語言系統不一樣。

    王巖林:之前看過一個資料,好像說幾乎沒有一個是真正的農民,后來當了皇帝的。前兩天在網上沒找到。當年所謂“農民起義”典型形象的陳勝吳廣,其實都不是什么農民,而是有爵位的下級軍官。

    這里,不能忽視一個中國社會最重要的階層……士。大家常常說起來,都知道士、農、工、商;但在考察中國社會的時候,往往無意中會忽略了士。因為馬克思主義理論里沒有士;我國當年搞階級斗爭時,基本只講地主階級與農民階級,也把士撂到一邊去了??墒?,士,在中國是可有可無的嗎?無士,誰在引領著中國社會?無士,中華文明的傳承,難道主要是依托、靠著統治階級和農民立場堅實地去完成的嗎?誰是衛道者?衛道士也!

    胖寶貝兒乖:朱元璋,不就是完完全全的農民出身嗎?

    慈天元:?朱正好也當過幾天和尚吧?

    胖寶貝兒乖:兼職與出身不一樣。好比一個農民當了幾天工人,他就不是農民出身了?

    慈天元:這就是有心和無心的區別,有人兼職會成為日后的跳板,有人專職,一輩子只能干這個。

    一個人出身如何,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能否從經歷中發現點什么,朱元璋,發現了什么呢?別人為何又會幫他?這就不是出身的問題了。

    王巖林:看到過有人說,朱元璋的另一個身份是明教教士。即便其本人不是的,但他的起義軍集團有此教背景,起事時也是做了不少宗教性宣傳的。真沒文化,不可能做到。

    正如慈天元老師所講,農民出身、或官吏出身都不是問題,更重要的是,得經歷大社會的淬煉,得與士的聯手。如此以后的起義軍,就不簡簡單單是個農民軍了。

    胖寶貝兒乖:中國古代農民,都是看天時耕種的,善于學習,不是像歐洲中世紀農民那樣沒知識。很多“士”,都是農民出身。很多高官退休,就回去務農。不像西方腦體分離。

    陳大漓:中國是士農工商,把商放在第一位,就不是中國。

    法律、文書、文學、思想、著作、哲學、科學、技術著作……都是讀書人才能完成。這就是為什么當初讓士人排在第一位的原因。而且,讀書人,見世面廣,不容易掉入錢眼。

    慈天元:農人須掌握關于農業生產的知識,工匠須掌握工業生產的知識,商人需要掌握商品交易的知識,士則是視域更為開闊的知識創造者和傳播者,因此他們的歷史地位,曾經被排在社會各階層之首。

    陳大漓:這又是只有讀書人能完成。武夫不識字,讀不了書。

    王巖林:有軍功的武人,傳統上也被歸入士了。文武之士。士紳的一個主要來源就是:取得功名者。功名,是國家和社會一起給的噢。

    本體:士,就是十歸一本體觀體本:指圓滿智慧者本體觀體本:從社會角度說,就是功成名就的成功人士!從修行角度說,就是功德圓滿者!今天社會上說,就是道德模范榜樣人物。所以,也用來比喻君子風度,很紳士。

    王巖林:看過一個資料,說晚清時有個統計,有官方認定官方功名的,全國平均為1%點多,最高的比如北平、蘇浙一帶能達到6%。還不算大量,沒有入冊功名的。

    那時城市不夠發達,很多年輕時有功名的,年老以后都返鄉了。許多就是當地士紳員外的主要構成部分。

    慈天元:王老師所提到的士,也就是在我的語言系統中講的知識階級。這個階級的存在有人不承認,但是士的存在大家都是沒有辦法否認的。因為那是歷史上曾經有過的,至少可以說是階層吧。

    王巖林:是這個意思。不過用知識階級,有點太現代了吧。

    不能因為軍隊的士兵來自農民,就說這是農民起義,或下層階級起義。倡導者和組織者,才是關鍵。他們是軍隊的打造者,目標的制定者,前進中的引航者。當然,誰要因此認為我會說這是“士人的起義”,不能不說,又把我的意思理解偏了。

    本體:當今知識分子,怎么可以與士相提并論? “士”,都是通十方世界的大智慧者,可以讓行為與思想合十,萬法歸一的人。

    聞雙全:過去的“士”,俗講當為讀書人。但讀書人,卻分為開悟了的和尚待開悟者。

    愛愛:中國是一個高度世俗化社會,高度看重現世幸福,而現世又是一個變化無常的社會,所以易產生佛教式的諸行無常感慨。

    士,就是出自地主階級,耕讀結合。這個耕者并非農民,而是地主。

    慈天元:那怎么解釋“寒門出士子”呢?正是士身份的非定域性,讓人們對這個階級的存在產生疑惑。

    愛愛:這個寒門,主要指小地主階層。

    慈天元:按您對士的定位,那么中國革命就變成了地主階級的當代革命。這么一推論有問題。

    愛愛:中國革命,一定意義上確實是耕讀結合的地主,對豪強化的地主與買辦化的地主的革命。

    王巖林:這么一說,那還有什么“人民當家做主”的事呢?

    準確地說應是:士人策動和引領農民等中下層一起進行的起義。

    這里要問一句:但他們為什么總能策動和引領呢?誰給可他們以什么樣的地位權利呢?人們常說,有壓迫就有反抗。這有一定道理。但在很多時候,甚至大多數情況下,沒有一種力量為反抗者撐腰并使大果家有效聚合起來,誰敢反抗?誰又能得到反抗的良好預期結果呢?

    愛愛:中國革命,其實說到底,還是士與農民的結合。

    平安:知識分子,不應該單獨成為一個階級,只能附著在某一個階級上。即某個群體的智慧結集。

    王巖林:是的,士,自己不能構成一個階級;但中國的士,卻也不是單純附著或依附于哪個固定階級的。對這種中國特有的不同存在,恐怕就不能在沿用用階級分析的方法了。要想符合歷史事實,又講得合乎道理,看來還是得擺脫昔日的話語,重新建立自己的新話語體系了。

    另外,慈天元老師講知識階級,很多人也多用士人階層的說法。我的提法是:士之組系。因為他們不是一個相對固定的階層,而是一個龐大繁復繁榮社會組系,是對整個大社會形態起著網絡連接作用的建構者與維護者。還有一個特點,就是愛愛老師所講的流動性。他們也反映和代表了中國社會內部相當活躍的人員與群體流動性。認識他們,可以很好地避免以“階層固化”、社會板結的單向思維看始終充滿著生氣與活力的中國。

    考察歷史可看出,上到宗教領袖、帝師、太子的老師、文武大臣、耕讀人家的子第、甚至目不識丁人的求學后代,都可以是其一份子。他們是整個中華繁復、多元、立體、豐滿自洽合社會與文明的中堅力量、整合因子。應該好好地去重新認識。

    慈天元:談到士,我們不得不導入量子力學的疊加態來進行理解。他們確實不能簡單的劃分為一個二元對立的確切階級里面去。但他又同時存在這個二元對立的雙方。因此就成了力量對比的轉化因素,甚至是主導因素。

    愛愛:比如徽州商人掙錢之后,會大量購置田地,有了經濟基礎會培養后代讀書。所以黃山市一個市在明清科舉時代,中舉數占全省五分之一。

    士,總是與土地聯系在一起的。

    慈天元:@王巖林?組系也好,階級也罷,無非指他們形成了一個數學意義上的集合。至于這個集合怎么去命名,與我是可通可變的。并非一定要有什么名字為它做標準。

    實事求是,先有其事,然后去求那個是,然后才有名與實的分化。

    王巖林:這點咱們一樣。心同向大道,何必在我言

    愛愛:因為土地可自由買賣,所以中國的士經濟地位是不穩固的。因此,士也容易與下層結合在一起。

    王巖林:通,本質上會促合。流動的就不穩定了嗎?長江黃河日夜奔流,可多少代王侯將相、時代風騷,最終不是還被他們穩定地存在淘大浪淘沙了嗎?

    所以穩定不穩定,得從不同的層次兩說。就像2000年超穩態的中國古代社會,其下面是一直奔淌流動的澎湃血液和激流一樣?;蛟S,合的偉力,正在于此。

    慈天元:?按中國本身的標準,把它作為士對待就行了。但是由于受到西風的影響,我們不得不去做一個社會要素的二元劃分,這樣一來士的存在,就成了一個飄忽不定的幽靈似的存在。

    中國文化中本來不是問題的內容,一用西方思維去考慮,馬上就成了問題,這就是思維結構造成的分析困境。

    愛愛:在中國,士確實是飄忽不定的。因為中國一切階層都是飄忽不定的。

    王巖林: 您這是從地位“不穩固”、其自身的“飄忽性”角度來看的,我想提醒還可以從反面來看。

    社會,其基本的特性就是:似有似無、有穩有變、動態整生、多元洽合。正是因為有這種一套“士之組系”,才能將中國相比任何國家更為龐大發達的一個社會連接起來、支撐起來,甚至贏得皇權勢力與強大中央集權對泛士紳社會的相當尊重、一定權力度讓。這在其他沒有“士之組系”的國家,是不能想象的,一不小心就會滑向專制,而中國一直是集權但非專制。

    慈天元:愛愛老師這會又肯定士的飄忽性,那么把他定義為地主階級的附屬,顯然又自語相違了。

    愛愛:因為地主階級是飄忽不定的,士是隨之而變的。

    慈天元:那么說來,地主階級是一個自變量,農民也是地主階級的一部分嘍?那還有兩個階級的劃分嗎?

    愛愛:存在兩個階級,但兩個階級所屬的人員,是會彼此自由向對戶陣營流動的。這和西方的階層固化不同。

    自耕農可能會變為地主,地主幾代之后,也可能會破落成為農民戓手工業者。有沒落的地主,就會產生沒落的士。

    慈天元:這個是肯定的

    王巖林:流動與飄忽不定,是因為我們只看到了事實、具象。當我們心中有了集合他們的那個社會、文明體以后,便知道他們是一個穩定蜂群的勤勞工作者、整天進進出出流動著罷了。

    該用到中國人的動態整體觀或薛老師說的整生整全思維時,一定得當仁不讓。要不,咱們就會被西式思維和話語帶著跑。

    慈天元:借助西方思維來分析中國問題,一定要用它最前沿的部分和我們相對照。這樣一方面,能夠對西方前沿理論和前沿思維構成沖擊;另一方面,會反襯出中國傳統社會的先進性。

    我們不能糾結于西方歷史上早期的思維結構,那個已經過時了,不僅對他們過時了,而且對我們更過時了。

    王巖林:慈天元老師講的集合,除了集合內部的分之外,一定要有個穩固的總的。這兩個方面缺一不可。要不,就容易一味認為“士之組系”是流動的或虛散的了。他們在流動或動態洽合的過程中,又在總體上長期保持著非常具有韌性和活力的穩定。中國社會2000年“超穩態結構”的形成,與他們起到了相當關鍵的作用有著直接的關系。

    慈天元:西方集合論,沒有很好的解決自指悖論問題。所以在我的語系中,發展出了量集理論。

    集合中不允許出現相同的元素,但是量集中可以例外。這就涉及到對疊加態的處理。集合論,是避免出現疊加態的數學理論,但是這個要求和量子力學的發展趨勢相悖。

    王巖林:在咱們這,應該進行多種多樣的嘗試。到了社會選擇時,那就是依公論而定了。

    個人覺得,全面看問題的一個重要方面,就是要能入乎其中、還能出乎其外。既不能只停留在內部做內觀,也不能只是在外部做宏觀遙感測控。這兩塊,都得通起來、統起來。

    愛愛:總之,中國傳統生活環境的不穩定性和流動性是一個重要特點。把握住這一點很重要。

    慈天元:但中國社會總體上和西歐相比,不穩定性和變動性又反而變得小了。

    愛愛:你所指的這個西歐,主要指大航海、大殖民之后的西歐,尤其是工業革命后的西歐。

    王巖林:因此,以西方思維看中國,看哪個哪個不典型,看哪個哪個不穩定,甚至看哪個哪個不專業或有問題。只是,咱們何必用他們的眼光看自己呢?

    當今中國的思想理論界、學術界,就是總也轉不過來這個彎子。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大道不明,故滿目溝壑。獨立尋道者,高遠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黨員。14年學海泛舟,19載軍旅生涯,選擇自主擇業后經過商,辦過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發掘與闡釋《中華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識為滿足,欲見八方共明共循終成大道。作詩云:中華從來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構見天日,萬眾齊聚奔如潮!愿與真正為中華文明、人類未來新文明而思考奮斗的思想者們,齊心協力,共圖大業。本人郵箱:[email protected]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8042572.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有人说跟会赚钱人认识变更优秀 双色球今日历史同期号 北京赛车开奖结果 快乐8游戏规则 创业板股票涨跌幅 皇家时时彩分析软件 重庆幸运农场游戏官网 河南快3玩法中奖规则 期货配资交易 甘肃11选五组选怎么买 北京赛车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