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興瑞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云臺劍俠 - 盛興瑞首頁
不能從所有制結構上進行反思,就不能解決中國經濟存在的問題
2020-09-08
字號:

     和一些所謂的企業家、實際上的資本家朋友聊天,我看到的今天中國經濟存在的問題,是結構性問題。而他們看到的,則是錢的問題。好像是不矛盾,結構不合理,就會導致市場扭曲,錢的配置就不合理,就都往虛擬經濟那里跑,而不是往實體經濟里進。所以造成實體經濟缺錢,虛擬經濟繁榮。

    但問題總是要有個先后,有個主要次要,有個根源,有個表里。之所以導致經濟出現問題,首先應該是結構上的問題,這是錯在先的問題,是主要的問題,是根源性的問題,是體現在本質上的問題。至于實體經濟缺錢,是由于結構性問題造成的一個結果。對于這個問題,如果每個經濟組織,包括我們的企業,乃至我們的國家,都能夠調整自己的經濟結構,也是可以把缺錢的問題化解掉的。

    不會吧?聽你的,調整所有制結構,就會有錢了?那倒不是,不能掉錢眼里,老是忘不了錢。實際上,如果結構做好了,也不需要那么多的錢,因為現在的錢已經不再是貨幣,而是一個經濟游戲的道具了。真正的貨幣,是價值尺度,是不能隨便增減的,更不能隨便亂印亂發的。所以,如果你能調整所有制結構,就不需要那么多錢,也就不會老是感覺錢不夠了。同時,把所有制結構調整好了,企業的技術含量上去了,價值創造的能力增強了,可以從市場上掙到更多的錢,也就不會感覺缺錢了。

    實際上,我們的企業有時候弄那么多錢都是沒用的,都是給別人弄的。想想看,弄那么多錢,付那么多利息和工資,表面上看體量是上去了,如果沒有自己的核心技術,你弄那么多錢搞一些沒有技術含量的產品,搞出來了又能咋樣?就算多掙幾個錢又能咋樣?到了經濟周期的低谷,形成過剩產能,掙的那點錢,不知夠不夠賠進去的?對錢的無限追求,就可以使企業不斷成長,完全是一種幻覺,別人給你投,說明你還有點價值。別人不給你投,就不應該勉強,更不應該抱怨,而是要好好考慮一下,自己的企業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大的投資價值。

    做企業是做什么?做產品。做產品是做什么?做技術。能夠用買來的設備做出來的產品,你能買能做,別人也能買能做。而用技術做出來的產品,就未必什么人都能做了。所以,做產品一定要做技術。而做技術做什么?做人。技術是人做出來的,沒有人不可能做出技術出來。做人怎么做?讓他做主人。他在你的企業成為主人了,才會是真正的你的企業的人和你的企業的技術。怎樣才能讓他做主人?調整所有制結構,開放資源,讓他的勞動能夠由他自己擁有,并且愿意和你共享。這樣的人和企業的關系,才是真正的工業時代的人和企業的關系,才可以有機的融為一體,大家的所有勞動投入,才可以往做技術上集中,而不是用來進行投機。

    有人說,有了錢,我可以去買人、買技術的。還是那句話,能夠買到的人和技術,都不是人才和技術。美國的技術你能買到嗎?華為的技術你能買到嗎?有些東西能買賣,有些東西是不能買賣的,也是不會隨便買賣的。而且你在市場上買到的技術,實際上已經不是最好的技術,而是過時的技術了。這些技術如果你真的需要擁有,把人組織起來進行學習模仿,很快就能掌握的,根本就不需要買。如果做企業,對于一些開放了的、在市場上可以公開買賣的技術都學不來、模仿不到,就真的不是錢的問題,而是企業做的不到家的問題了。

    所以,做企業、做技術的真正意義,是做人。而做人的本質就是做結構。你如果能夠建立一個好的企業治理結構,就能做出好的人,這些好的人就能給你做出好的、甚至更好的技術出來。即便是買,買來的人和技術也能夠真正變成你的企業的人和技術。那么,怎么做結構?做成什么樣的結構?開放,共享,能夠做成開放共享的結構,而不是獨裁專制的結構,就能做出適合工業社會發展需要的人,也就一定可以做出你企業需要的人和技術。當你和企業的所有員工,也就是所有勞動者共享資源和共享勞動成果的時候,大家能做的,就一定是去主動做好技術,而不是彼此之間相互猜忌和相互傾軋。

    實際上,對于一個經濟組織來說,特別是實體經濟組織來說,企業歸誰所有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能否在企業內部實行開放共享。不論是國企還是私企,只要能夠做到在企業內部開放共享,這個企業就一定是有效的。而如果不能做到開放共享,不論是國企還是私企,就都是無效或低效的。這時的企業能做的,就只能是依賴錢、進而依賴金融壟斷投機資本的分封、在市場上進行投機和壟斷投機。所以,我們今天的絕大多數企業,在企業內部治理結構的選擇上,都不是實行開放共享的模式,而是根據經合組織給我們推薦的所謂法人治理模式,也就是投資人獨裁模式,自然是不會有效或高效,只能依賴金融壟斷投機資本生存了。所以,我們的絕大多數所謂的企業家,都對錢有著非常大的依賴,都是金融壟斷投機資本的掙錢工具。這是我說我們的大多數所謂的企業家,實際上不是企業家,而是資本家的根本原因。

    像華為這樣的企業,像任正非這樣真正的企業家,之所以少,也之所以能在短短三十幾年的時間里,變成一個世界領先的企業,而其它絕大多數企業做不到,究其根本原因,就是任正非說的,把分配問題做好了。實際上本質性的原因,還是把企業內部的結構做好了。如果能把一個企業內部的結構做成開放共享的結構,就一定可以把分配問題做好。反之,如果不能把一個企業內部的結構做成開放共享的結構,而是一個集權式的逐級壟斷分封結構,即便你的績效考核做的再完美,也一定不可能把分配做好,只能是越做越投機,越做越依賴錢,越做越依賴壟斷分封和壟斷投機的。之所以大多數企業都做不出華為的效果,而是反過來越來越依賴錢,其根本原因就在這里,就在企業內部的開放共享上。想想看,我們有幾個企業老板,真的能像任正非那樣,在企業內部想著搞過開放共享?哪個企業老板能夠舍得放棄因投資所帶來的,在企業內部所享有的至高無上的權力,特別是進行資源配置和利潤分配的權力?

    這就好比讓一個人吸上了毒,而不是去好好勞動和生活,完全需要靠毒品來維持,你如果不能給他不斷輸送毒品,他就很難活了。而人類的經濟活動,就是因為中了西方政治經濟學的毒,把人類的經濟活動變成了一種錯誤的金錢刺激,而不是有效的勞動。最后形成對金錢的依賴,失去金錢的輸送,也就失去了參與經濟活動的意義,最后導致經濟活動本身,也跟著沒有了意義,變成了追逐金錢的游戲。在這里,錢之所以變成了毒品,是因為錢被一些人改變了,變的越來越不是貨幣,而是變成了可以刺激人類進行錯誤的不經濟或反經濟活動的工具,變成了大家進行爭奪的一個不經濟或反經濟的經濟游戲的道具。人類的經濟活動是勞動、是創造,而不是追逐金錢,特別是不是去追逐可以隨便創造的金錢。這樣的追逐金錢的游戲,和那些歌迷、影迷追星沒有什么不同,不過是層次高一點罷了。

    可能有些人不好理解,離開了追逐更多的金錢,還去創辦企業干啥?誰又會有興趣去創辦企業?實際上這些人是不明白,企業是工業時代進行勞動組織的一種形式。離開了這樣的組織形式,人類的經濟活動,也就是人類的勞動,就無法實現和完成,或者說就無法體現工業時代應有的效率和意義。做企業不是由金錢驅動形成的結果,而是工業時代組織勞動的一種必然形式。不這樣做就不可能形成工業時代有序的、高效的經濟活動,而只能回到無序、低效的農業時代。而掙錢,實際上是工業時代繼續沿用農業時代的思維所形成的一種認識。工業時代做企業真正的意義不是掙錢,而是在市場中兌現自己的勞動。而做企業掙錢實際上是農業思維意識下的資本主義市場經濟一個副產。勞動組織好了,不僅可以兌現勞動,還可以掙錢。勞動組織不好,不僅兌現不了勞動,還會賠錢,實際上是給別人送錢,讓別人掙你的錢。組織勞動和掙錢之所以出現了顛倒,掙錢變成了主要的目的,一個是金融壟斷投機資本壟斷分封的需要,一個就是西方政治經濟學理論的錯誤,把人故意往這樣一個錯誤的方向和境遇里帶。

    因此,你如果能夠跳出這樣一個追逐金錢的游戲活動,而是專注于組織勞動進行價值創造,就不會對金錢形成依賴。大不了你少投入點,少養活幾個人,把組織勞動的規模做的小一點,把勞動創造的面收縮一點,不去搞的那么高大尚,而是集中于一點,專注于經濟內部的自我循環,起碼不至于把你搞的離開了錢的不斷輸送,就不能活了。如果你不能專注于一點,不能專注于勞動創造,不能專注于自己內部的經濟循環,過分依賴外部,那就一定會形成對錢的依賴。而大家如果都這么做,這時的錢本身已經不再是貨幣,而是回歸了等價物的屬性,沒有那么多物來支撐,這個時候的錢就變成了毒品,注射的越多,就越沒有養分,只能是一種神經麻醉劑,給你帶來短時的刺激,最后導致經濟體衰竭而亡也就是一種必然。

    所以,不論是哪一級的經濟體,都不能忘了經濟活動本身的勞動創造意義,而去盲目地追求錢,什么事情都用錢去進行衡量,都用錢去解決,以錢的占有多少來判定強弱勝負。這實際上是篡改了人類經濟活動的本質意義,把人類經濟活動導向了一個錯誤的方向和境地。特別是在人類已經進入工業時代以后,由于勞動生產率大幅提升,導致錢的賺錢效率也會跟著大幅提升,使得錢變成了一種賺錢工具,變成了一種壟斷人類經濟活動的工具,而不是衡量人類勞動的價值標準,就更導致人們對錢形成越來越大的依賴,也就更導致人類經濟活動的周期越來越短,使人類的經濟活動時刻處在經濟周期的震蕩中,給人類的經濟活動造成破壞和浪費,使人類的經濟活動變的具有高效率的同時,喪失應有的效益,特別是穩定的長期效益。說白了,我們的經濟政策,不是不讓人們掙錢,而是指導人們怎么掙錢的問題。

    如果要改變這種狀態,解決存在的各種問題,不論是哪一級的經濟體,包括整個國家在內,都需要來調整經濟結構,也就是所有制結構,而不是不斷地用印錢來進行刺激??扑沟慕洕芯渴怯幸饬x的,但人們對科斯的研究成果用農業社會的意識形態去進行總結,也就導致出現了相反的結論。變成了一個錯誤的結論,指導人們從事經濟活動,就一定會朝著反方向走了。凱恩斯和哈耶克的爭論,不過是瞎子摸象的一種表現,真正解決經濟周期問題的根本,還是在于解決經濟結構問題,也就是所有制結構問題,而不是錢、市場、政府的關系問題。因為他們進行爭論的對象的貨幣,這時實際上已經不再是貨幣,而是變成了刺激經濟的錢,不過是在爭論怎么使用和掙這個錢罷了。專注于在錢上進行爭論,是無助于解決周期性問題的。還有,也必須明確,馬克思給出的解決辦法,不過是給人們指出了一個方向。具體的辦法,還需要結合實際不斷地進行摸索和完善,而不是把一個方向性的指導,用一個改變現實的政治手段,去代替具體的經濟辦法,并作為一個一勞永逸的解決辦法,這也是解決不了問題,而最后把問題搞復雜化的。

    四十多年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改革開放,一方面改出了很多成績,另一方面也放出了很多問題。一方面放出了更多的錢,另一方面也改出了很多解決現實問題,特別是解決西方資本主義制度存在的現實問題的思路和辦法。只是人們由于受到錢的影響,忙于去占有更多的錢,沒有更多給予關注罷了。比如華為的成功和所遭受的打壓,這里面就體現出很多問題,也蘊含著很多解決問題的思路和辦法,就看人們怎么去看、怎么去總結了?,F在之所以沒有人去關注,或者說把對華為的關注都集中在華為的掙錢和被打壓上,而不是關注華為真正給企業治理帶來的積極的探索,還是因為人們的出發點都是在錢上,而不是在勞動創造上。還是那句話,停下來吧,停下來好好總結總結,一定可以總結出很多好東西。拼命去追逐錢,過度強調錢的作用,最后的結果只能是被錢給困死。

    最后還是要廣告一下,由我們河南復興經濟科學研究院有限責任公司,根據創新的經濟學和政治經濟學理論開發的“復興企業治理模式”,和華為模式具有本質性的相同,并更具理論指導意義,更具科學性和可操作性。愿意學任正非、學華為,愿意進行企業治理創新,用“公有共享模式”取代現行“法人治理模式”,更好發揮企業價值創造效用的企業家朋友們,可以加微信15978425048,或掃描文章后面的二維碼,輸入“學習華為好榜樣”申請通過,我們就可以針對企業治理結構的創新進行交流了。

    我們會給您提供最有效、也是最高效的企業治理模式創新咨詢服務。幫助您做一個真正的企業家,幫助您把您的企業做的和華為一樣,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為企業的長期發展和高質量的生存,為社會提供高質量的產品和服務,貢獻我們的智慧和力量。帶領我們的企業,引領中國社會,率先進入公有共享的工業社會。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本名張強。草野思想庫理事會理事成員,民間思想者,民間智庫河南復興經濟科學研究院有限責任公司創辦人。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8042572.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有人说跟会赚钱人认识变更优秀 宝利配资 新疆夜场11选5开奖 排列三和值 双色球01一33出号规律 青海11选5遗漏数据一定牛 300296股票行情 大发快三高手计划下载 美国货币基金收益率 福建11选五开奖结果手机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