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巖林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中華之道 - 王巖林首頁
用別人的極端二分話語,怎可能不扭曲古代中國?!
2020-09-03
字號:

    黨老師:本周進行第二期專題研討。今天討論的主題為:有地主和地主所有制經濟,是不是就應被稱作“封建制”、“封建社會”?

    請大家各抒己見、踴躍發言。

    會前參閱文章:

    封建主義縱橫談(馮天瑜等)

    封建領主經濟與封建地主經濟的區別(董建石)

    關于中國封建地主階級的幾個問題(李埏)

    中國“封建”概念的演變和“封建地主制”理論的形成(李根蟠)

    難點:如何理解封建社會的土地所有制(初中歷史)

    王巖林:因為根據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的理論以及社會階主要階級的分析,必然有一個如何看待中國社會的階級構成以及經濟所有制問題。作為此話題的推薦人,我想提醒大家注意一點。就是咱們這個地主階級是比對著西方,就是馬克思講的那個西方歐洲的領主或者莊園主對譯過來的。

    好在咱們的學界,在對譯的過程中,給中國的叫“地主”,給西方的譯作“領主”或“莊園主”。估計也看到了兩者間顯然的有所不同吧。

    個人認為,首先,雖然在占有土地上這一點上,中國秦漢以后的地主和西方的領主,是相同的。但性質卻大為不同。他們和農民的關系,一個是人身依附的農奴,另一個則是可以自由選擇的農民。

    愛愛:另外,中國的地主與西方的領主,獲取土地的來源不同。地主所獲取的土地主要來自于購買,西方的領主來自于國王的封賞。

    王巖林:是的。中國的地主,是通過交換流轉獲得的;并不是誰“封”的,所以說“封建地主”,就根本講不通。沒誰給他們“封賜”啊,怎么就被叫成“封建”的了?

    這里也還顯露出了另一個問題:說中國古代商品經濟不發達、甚至沒有商場經濟,就太枉顧事實了。土地,是農耕社會最主要的生產資料,中國絕大多數地主的土地,都是通過一種生產資料市場交易完成的。所以怎么能說市場機制不健全呢?我們不能用今天全球化時代的國際市場機制去要求古代,那個時代的那種市場流通交換已經夠用了,至少不能說有落后、有缺項吧。起碼比同時期的歐洲來說,還是擁有更活躍和更龐大的土地交易量、交易市場吧。

    愛愛:各個朝代情況也不太一樣。大體上是這樣的。

    王巖林:所以可以認定,出于當時奪取政權的政治需要,為了激化兩大主要階級的矛盾與對立,中國地主頭上的這個封建“黑帽”,是硬給套上去的。

    愛愛:宋代之后,是較純粹的土地私有制。土地可以自由買賣,可以自由分割,故中國有富不過三代說法。

    王巖林:我覺得,咱們不是專門搞歷史研究,而目的是要構建一套大道中華表述自身歷史的話語,所以不必陷入歷史學的學術,而是在歷史基本判斷上能得出一個總體結論、以支撐話語,就可以了。

    我們后面還有更重要的,是要以主體姿態構建自己的歷史觀與話語。您覺得呢?

    愛愛:但也正是這樣高度自由的流動性,相對于西方傳統社會,也具有高度的不穩定性,這也是中國社會農民起義多的緣故。

    王巖林:流動性很對。通則合,這是中國社會與西方社會本質上的一大不同。他們的封建,是實實在在的割據??纯次鞣浆F在留下來的很多封建城堡,個個都是厚墻高筑,像個碉堡、據點一樣,就很能說明問題。

    愛愛:西方的近代化,資本主義化是分走向合,靜止固定化走向流動化。

    王巖林:所以我傾向于給西方的封建,以后要換個名字叫……“封占割據”。希望以后搞翻譯的學者們,能夠重視這個問題。把中國西周用得好好的封建,還給中國人自己的歷史!

    愛愛:這個分,不僅是封建領地的分立割據,也表現為城鄉的分立,各有一套法權體系。同時也表現為社會等級的固定化。

    王巖林:還有一個重要的問題是,西方社會從古至今,都是一種比較簡單的社會。借用眉山劍客陳來的簡單科學與復雜科學說法,中國是復雜綜合的社會或薛老師所謂整生整全的社會。而西方呢?是相對極為簡單、單純也絕對的社會。這也是其分之道的一大特征。

    什么都要分個一清二楚,如此絕對化的進行下去,就很難出現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量子糾纏這樣的形態與事情了。

    平安:西方的文化,也是一種平面化的文化。所謂的形式邏輯就是例子。

    中國的地主階級是流動的,這就破除了"封"的意味。

    王巖林:是的,所以才會有人講:封建與專制,正好是兩個反方向,把二者搞到一起去指稱中國這2000年,簡直是牛唇不對馬嘴了。

    二分思維,造就二分社會。把這種絕對二分法的思想理論,拿來用在中國社會的頭上時,我們就會發現,每一方似乎都能找到相對應的,但任何一方又都不典型。所以“不典型“的封建社會、封建地主階級、封建地主階段所有制、甚至封建統治等,就成了許多人沒有辦法時找出的一種說辭了。

    非典型之說,就是典型的西方話語、生套中國不成之尷尬。

    平安:兩套體系無法對比,錯位厲害,甚至相反。所以有時候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最后就是一場混戰,得不出結論。

    要緊的是,建立我們自己的語言邏輯體系,主導自己的議題。

    王巖林: 很對。按照西方學術體系與話語往下搞,必然總是出現各式各樣的各執一詞、混亂不堪。為什么呢?很簡單的道理,那種理論不夠用、行不通,所以按下葫蘆起了瓢,必須改換以我為主的思維和路子。

    而且,這個重任,還只能落到現行西方分科哲學社科知識體系之外的中華社會學士身上。因為即便中國人在中國的西化體系內、做西式學術理路的研究,也搞不成真正屬于我們自己的主導話語體系來------它們在根本上,是完全“擰巴”著的。

    愛愛:比如魯迅筆下的未莊,趙老太爺與阿Q同處一個生活空間,彼此交融,在身份上并沒有法律規定的明確界限。

    王巖林:《白鹿原》,大家可能更熟悉。絕不是簡單的地主階級和農民階級一劃,就行了的。

    聞雙全:地主不是一成不變的,土地的取得也有多種方式。

    而最重要的是,世道變幻,歷三千年,中華民族的歷史,其他民族又不具備。所以,西方觀點還是有誤區的。

    王巖林:是的。在我看來,西方他們的那一套,在某些具體枝節問題上,不是不可以借鑒使用。但總體上以及最綜合全面的看,必須棄之不用。要不,不是根本無法全面徹底解釋,要么就是強行被拉偏。

    這讓我想到中國后來進行土改時,為什么要分惡霸大地主、地主、富農、中農、下中農、貧農、雇農等等呢?就是因為那樣截然的分,根本沒辦法執行。中國從古至今的農村社會,遠比二分階級理論要復雜得多得多。

    愛愛:中國歷史的這套社會經濟結構,一方面具有內部的不穩定性,另一面結構本身又具有極強的延續性。也就是說它容易傾覆,但每一次天崩地解之后,又重新建立,這是它的特點。

    平安:合之力嘛。一切的分上面都有個"合",無形的手,歲歲平安。西方的合,上面有個"分”,無形的手,碎碎平安。

    透過現象看本質。西方與中國走的是封建與反封建的路,分與合的區別。這是由不同文化造就的結果。

    聞雙全:中華民族在新石器時期,就進入了農耕文明,延續五千多年以上,這是世界其他民族所不具備的。

    王巖林:聞老師,我覺著,咱們視野還可以再放大一點。農業社會,是基礎和主力,但還有畜牧業、比之其他文明更全面高度發達的手工業和商品經濟交換等。一言以蔽之,我們是更綜合多樣化、飽滿立體復雜社會形態,而非西方那種“扁平”或“二元對立”特征十分突出的簡單社會。

    我們文化人常常注意到的是-----中國人思維的綜合全面;其實,長期以來的社會形態、甚至經濟生產業態,也是極其綜合全面的。并非只是單純的農業或農耕文明。比如,北方大部分地區,是畜牧區或農牧混雜區;比如,我們元明之前的商品交換經濟,同期橫向比較,也是非常突出的。

    聞雙全:@王巖林?中斷和沒有中斷,不是同一回事。

    王巖林:這點很重要。文明不中斷,社會就基本沒被徹底地顛覆過。

    要不然怎么會有長期的GDP世界領先?會有好幾個世界級大都市的出現?會有中國商品的長期對外輸出?絲綢、瓷器等,已經不是單純的農耕業態了。

    聞雙全:這才是特色。

    愛愛:以我們黃山市為例,古稱徽州,歷來是八山二水一分田,沒有什么農業,人民就是以外出經商為業。所以有這樣的說法,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三四歲,往外一丟。

    王巖林:自耕農的說法,也只是對了一半??傊€是那話,在西方有的,中國幾乎都有。但其中的每一個,單獨拉出來看,卻又沒有他們那么典型或專業。原因在于,他們簡單、單一,再加上專一、絕對化的思維,具體項上,就貌似優于我們。

    而我們呢?行的就是中道!不僅是那么說、也是那么去做的。所有的領域,所有的階級,所有的業態,只要一綜合、一匯通,就立體復雜起來,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整體效能就出來了。也就沒法用西方各種各樣理論的“解剖刀”,對著中國這一套綜合全面與充滿生氣的氣血脈絡亂下手了。

    愛愛::徽州人除了經營商品貿易,還大量從事當鋪錢莊業。上個世紀五十年以后,在徽州發現大量契約文書,說明中國傳統存在一個成熟的商業社會。

    王巖林:像您所講,這樣的例子太多了。比如,中國大部分地區多山,對流通阻隔很大;但就是這樣,一條條四通八達的馬幫古道,還是反映出貨物貿易流通相當地發達了。士、農、工、商各階層的長期存在,漁、樵、耕、讀、畜牧、運輸等多領域行業的細分,其實就說明中國從來都不是個單純的農業國、自耕農經濟。

    不是有那么一句話:全世界大多數的各種有歷史之發明,往前一追溯,老祖宗怎么全在中國?不論經濟上的交子,體育上的蹴鞠,騎兵的馬鐙,等等等等。

    愛愛:以自然經濟界定中國傳統社會,也是不妥當的。

    王巖林:自然經濟,在與所謂基于“第二自然‘的西方”工具經濟“、”工業經濟“相比較意義上,反映了一種生于自然、順應自然、滿足人本自然的特性。但它并沒有上升到“道法自然”的那個高度,也是不全面,不十分妥當的。還有”自給自足“經濟,在內部交通、流通(直道、馬幫古道、運河等)已經連接起了全國,在對外上“絲綢之路”已通到西方去了,怎么還能說是自給自足的呢?

    要想很好地界定中國古代的經濟,恐怕還得從順應和整合天道、地道與人道的層面上,去作以更綜合系統地思考和總結。這事,咱們以后再好好討論。

    現在需要明確的一個基本點是:一言以蔽之,任何外來的理論,都解釋不了中國!我們中國的話語體系,必須由我們自己來構建。

    黨老師:中國幾千年的歷史發展,絕對不能簡單化,其復雜程度,我們還遠遠沒有知曉。用西方的社會劃分法,是無法說明中國社會的文明歷程的。各位老師的觀點,也基本上認同這一點。那下來的問題,就是到底該怎么樣認識中國社會的這種復雜性的問題了,這個擔子,我們必須擔起來。

    慈天元:用我們祖傳的思維方式去處理就好。一分為二,疊二為四,再疊為八。這就已經很復雜了。一不難找→中國社會的復雜性,二呢?是什么因素的疊加,導致了中國社會的復雜性?這個應該好好思考。

    我認為,從究天人之際這里入手,是一個不錯的突破口。這里的天,可以理解為是全部自然要素的總和。但是落實到中華地理的層面,就有了一個天體影響遞弱級差的能量分布區域。

    中華文明之所以叫中華文明,是因為我們有中華地理的自然資源支撐。在這個基礎上,中華先祖逐漸發生了智能分化。無論是石器的使用,還是火的使用,以及制陶、制青銅、制鐵,也無論是采集植物做農業生產,還是蓄養動物做放牧。都可以看成是人的智能在自然資源供養下,發生的分工與合作。這個思路我稱為智能史觀,不一定正確,僅供大家參考。

    可以認為,中國社會的復雜程度,是由古代社會的智能分工造成的。其中的士農工商,正是智能分工的一個體現。

    英久多杰:@慈天元 有道理。既有自然的分化,又有人為的調整,無為無不為。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大道不明,故滿目溝壑。獨立尋道者,高遠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黨員。14年學海泛舟,19載軍旅生涯,選擇自主擇業后經過商,辦過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發掘與闡釋《中華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識為滿足,欲見八方共明共循終成大道。作詩云:中華從來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構見天日,萬眾齊聚奔如潮!愿與真正為中華文明、人類未來新文明而思考奮斗的思想者們,齊心協力,共圖大業。本人郵箱:[email protected]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8042572.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有人说跟会赚钱人认识变更优秀 燕赵风采排列7 赌场不能算牌 福彩3d杀码图库专区 1990至2018上证指数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 何为股票融资余额 广东11选5遗漏-真准 上证指数k线走势博 湖北快三哪里可以买 北京pk拾缩水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