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青萍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夜嘯寶劍 - 吳青萍首頁
思想隨感(46)懷疑的時代就一定失去信仰嗎?
2020-09-02
字號:

    懷疑的時代就一定失去信仰嗎?

    盧新寧《我唯一的害怕,在懷疑的時代失去信仰》問得好,究竟信仰是什么,或者要信仰什么,要什么樣的信仰,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實際還有一個同樣非常重要的問題則是信仰為什么這樣重要)??磥砦覀兣c作者的年齡和所處青春大學的時期大致相仿,對她所講信仰問題的特指還是比較明白的——無非就是針對80后、90后以來的年輕人所日益強化著的器物利益或者個人功名利祿追求而離棄了我們那個年代革命文化中的精神利益或者國家民族前途乃至為全人類奉獻之信仰的追求了罷。曾幾何時,這種遠大理想是如何使我們熱血澎湃,義無反顧,幾番風雨,揮之不去……殊不知,那難料的時勢變遷卻讓我們一代代后人義無反顧般地訣別了信仰,一股腦地扎進了功名利場,如此中國的混沌世界何不叫人扼腕,我們應該理解作者盧新寧。

    然而,哲學思考哲學研究是不能僅僅停留在上述那種感情的感性的含混的概念思維上的。所以,我們必須盡量清晰的清楚的回答上述信仰是什么的問題的,這當然也包括不是只質問盧新寧,也要自己努力將這個問題回答出來的。那么,信仰究竟是什么呢?千萬不要簡單地只去拿著過去某個現成的說法說辭來抵數,比如共產主義信仰,比如過去的革命理想,比如大同世界等,那樣太籠統,或者太具象(具體),太缺少抽象演繹映證的屬性,并且也很難經得起深入廣泛的質疑。比如可以這樣質疑,既然共產主義信仰那樣好,為什么大凡搞這個信仰的地方都挫折失敗或者現今大都偃旗息鼓了呢?如此,就必須搞清楚其失敗的原因。反過來,也必須看到其有沒有成功和分析出那些成功了的原因。而我們現在講的信仰則肯定是與這個成功的部分息息相關。

    想到這些,似乎還不夠(哲學)。我認為,關于信仰的哲學研究還應該將上述事實更加盡量擴大到各個人類族群的情況和整個人類文明進化的情況去看,找到其信仰作用成敗的共同的一般的原則的規律性。再將此規律性與我們那些可操作性可行性的實踐里的成分進行對比,如此挑揀出來的干貨才是我們此下談及的信仰所在。那是什么呀,透過人類幾千年各種各樣的宗教信仰乃至特定信仰孕育特定文明的現象來看,無非就是一系列的超越性先進性的思想觀念啦。而如此思想觀念為什么這樣極其重要須臾不可或缺呢,就在于人類的全部聰明靈性全部創造創新全部功德福祉,都是被這些思想觀念的超越程度先進程度所先驗性決定了的。沒有它,不能確立它,你的行為方式如何超越習慣超越傳統,你當然只能是循環停滯在過去生產生活的窠臼里打圈子了。

    信仰也要有抽象的思考。怎么抽象的思考?就是要跨過那些具體宗教信仰的表象遮掩,盡量看到看清其內在的本質。如此則不會受制于各個具體宗教信仰的運動樣式來束縛我們的思想深度。強調這一點未必不是非常重要的。試著對比某種宗教信仰與我們世俗文化的根本不同則更清楚了。這種根本不同其實就是基本思想的不同。比如求真意識與求功(名)意識(或唯書唯上意識)、平等意識與等級意識、契約意識與關系意識、獨立意識與依附意識、自由意識與自縛意識、奉獻意識與享樂意識、博愛意識與仇恨意識,等等。所以,我們眼下議論信仰的命題,與其說是要按照某個宗教信仰的樣子來重樹我們的某個精神信仰,不如說就是要通過怎樣的途徑來將我們一系列陳舊落后的思想更換成先進的思想。

    從這樣的思考角度來看信仰問題可能更具實在性操作性可行性。我們也可以據此來回顧過去過來的情況,如果說共產黨近百年奮斗歷程中確實還取得了許多偉大成績的話,從思想這個最深的角度分析,其實還是與共產黨彼時確實是言行一致篤行其優秀性的思想觀念密不可分的。但人們的思考視角總是差異懸殊的。我們許多沉浸在狹隘的權術角度、欺騙角度、利用角度等非思想性視角看問題的同胞們,總是一葉障目看不清與傳統功利性思想文化相對立的崇高精神信仰之指導引導作用,弄不清其信仰治下人們特定行為方式背后最深層的思想作用,總是像某些人那樣以最壞的惡意來度量(猜度)人的行為,這樣便注定了他們思考的膚淺世俗性,這種思考換句話即是說它屬于非哲學弱哲學的思考范疇。而當學會了用這種高屋建瓴的思想視角來分析觀察,中共近百年來的歷史曲折進退成敗等便一下子就清晰可辨了。

    信仰的“范本”實質還是講信仰的具體內容。這點說來也并不很復雜高深,似可用一句話這么概括,她就是一系列超越性的思想觀念。具體舉例則是數不勝數的了。如果你曾經歷過文革前后的時代,你誦讀過那時的“寶書”(為什么打引號,是講其書并非全部是寶,確實還有許多錯謬糟粕應該警惕剔除),現在你的嘴邊可能就會隨便流出很多: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精益求精、實事求是、都是人民勤務員、毫不利己專門利人、愚公移山、一個高尚的人、純粹的人、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有道德的人、有益于人民的人……——真正都是超越性先進性信仰性的思想理念所在啊。試想,一個人如果真的這么做了,一個族群如果真努力這么做去,我們的信仰不就確立了,我們的社會不就蒸蒸日上了,我們這個民族不就進步起來了。話說回來,真達此狀,還得靠我們以其導向而系統理性設計出來的改革喲。

    系統的理性改革也即是系統工程的改革,即以盡量全面整體的眼光來總覽設想推進改革。系統工程講究完成某項工作中“最長路線”(即關鍵部分)的事項要準確有力地牢牢抓住推進,這樣才能有效推動全部改革成功前進。我們過來40多年的改革為什么總難達到初衷?從思想性上講,實則還是我們的改革思想有缺陷。什么缺陷,就是缺乏系統工程的思想,缺乏抓關鍵部分的思想,缺乏既積極又穩妥推進關鍵部分前進的思想。

    粗略評估我們過去的改革,基本上是偏頗于經濟領域或者表面層次進行的,其思想的提供者無非一些學習西方經濟學或者其他某個專業的熱門專家,他們哪里具有一點全面把握西方社會整體知識的能力,哪里具有一點全面把握中國社會整體規律的能力,哪里有一點從本質上認清世界文明演進規律的能力,所以他們設謀的改革往往是片面性的,致使中國的改革發展問題越積越多越積越深越積越重。這個道理可以廣泛演繹無窮事實來證明的。

    那么,中國的系統改革究竟是怎樣的呢?我這里只提一點粗略思路。主要有二點。一是要找準關鍵。我看有兩個。一則崇高信仰,二則民主政治。前者是根本性方向性的,后者是啟動性引擎性的。二者相輔相成可以互動。兩者哪個更突出,則應依據當下實情靈活掌握。目前情況下,民主政治似乎更突出。二是怎么積極穩妥推進關鍵。比如中國民主政治究竟怎么做。這個問題我在本壇近期拙文《民主命題之斷想》里簡述了思路梗概。

    崇高信仰是什么不是什么應該從本質上認知清楚。簡單講,崇高信仰應該是踐行那種超越性大愛大真大善大美的思想(例略)。反之,如果缺乏這樣的界定內容,而是踐行那些世俗性自然性爭斗性的思想理念,就談不上崇高信仰的。民主政治的施行為什么效果有好有壞?從根本上看,還是和參與者主體大腦中所確立的思想理念相關聯的。當然,這也不是說,在沒有確立崇高信仰的時候就不能搞民主政治了;而是說,在沒有確立崇高信仰的時候,只能選擇或者創造適宜于當時思想狀態的民主政治,不能搞那種發達國家高級狀態的民主政治。只有隨著崇高信仰的逐漸確立,才能逐步推行那種高級階段的民主政治。為什么能夠如此立論呢?基本邏輯在于思想決定,思想先導,思想先行。沒有思想,族群的任何進步企圖從長期從整體看都是難予達到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筆名:夜嘯,男 岳陽市委史志辦 中國未來研究會研究員 一直喜愛學習思考論寫,曾發表論文70余篇,全國性征文競賽獲獎17篇 出版《中國理性改革思考系列)專著6本,近300萬字 研究特點是盡量從本質、整體和系統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類的生存發展問題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8042572.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有人说跟会赚钱人认识变更优秀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助手 002360股票分析 浙江20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查询今天 大乐透玩法 众城速配 福建体彩11选五预测 中信证券股票行情 私募基金配资合法吗 理财平台 广西十一选五技巧